砥砺前行

砥砺前行

距离上一篇文章已经过去一年多了。买域名把博客从CSDN迁移到自己网站的初衷其实是想业余时间多多钻研技术,提升自己的技术影响力。但因为工作与生活就已经占用了绝大多数的时间,所以维护这个博客就因时间问题而暂时搁置了。还有个问题是承载博客的服务器在香港,但凡国内举行重大活动时,内地的网络就无法访问博客了,考虑后面有时间把备案做好后迁移回国内服务器。
写文章的今天是个周六,现在的我在蚂蚁Z空间的一个会议室中。因为我刚转岗至菜鸟一个半月,按照原计划,我是打算在会议室中继续熟悉业务,梳理复杂业务里对应的代码逻辑。但今天上午我在看了自己之前写下的几篇经历总结后,我觉得处于现在这个阶段,还是有必要总结一下,也是写给三四年后的自己。

文章的背景

无意间看到了自己在CSDN上的参加ACM竞赛的退役贴,总结自己在大学时期的文章,对自己的触动很大,对曾经那个努力的自己充满感激。进而我又到QQ空间中看了自己高中时期写的一些日志,站在现在的角度来看过去的我,可能单纯、天真这几个词就可以形容当时的自己了。是的,我觉得每过三四年看自己之前写的非技术文章或者说是经历总结吧,都会觉得有些幼稚。可能三四年后再看这篇文章,也会是同样的感觉了。
今天是2019年11月30日,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过年了。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今年是经历事情比较多的一年,更主要的是自己工作上经历的挫折比工作前四年合在一起还要多,还没有算我实习的那一年。其实有挫折未必是件坏事,不过经历后还是要加以反思总结的。回过头来看,在面对这些问题时,自己还是能明显感觉到存在的问题,主要是在面对问题时,过于浮躁、不够沉着、不够冷静,这是会影响到对一个问题的客观、理性的判断。所以现在需要做的是想清楚之前的得失,基于之前的工作经历想好未来的规划,确定好后面的目标。可能未来在回顾到这篇文章时,可以想起当时做这些选择时背后的原因。

期待与失落

依稀记得今年过年时自己许愿的场景。大概在三月份时,我就开始准备自己的晋升答辩的slides了。记得那时每周末两天都会到公司,用自己做的事来对标着下一层级的job-model来准备答辩,主要是如何能在slides中体现出自己的体系化思考、是子领域的代表、一杆到底的做事能力、自己对业务理解与技术攻坚的能力、对架构的理解与设计的能力。大概用了一个月,完成了演讲slides,经历了部门内部的试讲、和前leader的试讲后,整体的细节、结构、节奏都已经比较完善了。自己又私下练了无数次,可以把时间准确的控制在19分30秒-20分之间。到了六月初,开始进行正式的答辩了。记得我排在那天最后一个答辩,20分钟的介绍还是比较顺利的,没有超时。评委实际提问的问题与我预先准备的问题来看,大概只占了30%,剩余70%是自己临场发挥的。当时印象比较深刻的没回答好的问题是,评委问到看我slides有提到对业务的思考,问我对业务上具体有哪些思考。这个问题我是完全没答好的,一是因为我当时写的是对业务的理解,但当时有些紧张,这个问题问的比较大,大脑有点空白了,感觉有些不清楚从何说起,哪怕我说一下对业务的理解也可以,而且事先我准备的也都是技术相关的问题,这个算是答辩中的一个瑕疵。其他也有答得比较好的地方,比如国际化的思考与实施,但已经算比较靠后的问题了,有一个评委已经没有在听了。在六月末得知自己晋升失败后,反倒觉得是一种解脱,在这三四个月的准备阶段,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,都已经非常疲惫了,不过这样努力却没有达到目标,还是会非常失落。
这次失败,三票过两票,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没过的那票,评委觉得做得事情比较散,没有在一块业务上做精做透,其次是做的中间件的改造项目没有业务价值。这两点我都是认可的,看起来可能是客观的原因导致的。但仔细想一下,没过肯定是自己讲的有问题,提问环节对于评委的提问能把事先准备的所有思考都说出来,可能评委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,实际上回答问题时确实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去表达。实际上评委还是觉得价值不够大,如果中间件改造项目的技术价值足够震撼的话,我觉得评委是不会去考虑业务价值的。客观来看,今年大环境不是很好,起码部门晋升通过率很低,答辩的顺序问题,没有绿通,机制必须三票全过,两票不会复议,这些也有可能是失败的原因?不重要了。

迷茫与抉择

狼狈与磨练

加油啊